首页| 国际| 社会| 文化| 综合| 旅游| 汽车| 时事| 教育| 财经| 科技| 健康养生| 娱乐| 体育| 军事|

张阳信息门户网

百威国际娱乐电投 日本鬼子的飞行员最害怕一件事:坠机落到中国村子里

发布时间:2020-01-04 14:36:34

百威国际娱乐电投 日本鬼子的飞行员最害怕一件事:坠机落到中国村子里

百威国际娱乐电投,抗战时期,狂轰滥炸中国国土的日本飞机,是中国老百姓的最恨之一。不过,不少日军飞机或因为故障,或因为负伤,被迫降落在中国的乡村里,当一脸懵逼的日本飞行员爬出机舱后,面对完全陌生的土地和满腔愤慨的人民,会发生什么?

图:二战的鬼子飞行员

本篇讲述几个真实的“鬼子坠机”故事,根据真人回忆、老报刊报道整理。

一、中学生智擒日军飞行员

1941年11月26日下午2时许,一架漆着“红色狗皮膏药”的日本敌机发生故障,在那蒙村外迫降了,乡民们纷纷跑去,远远就看见沙滩上停着两架日本飞机。

一个鬼子飞行员在小笔记本上写着“二十人”3个字,向围观乡民示意,并比划推飞机的手势。村里的学生们喊:“谁帮他推飞机,将以汉奸罪论处!”乡民听了这句话,个个向后退。

图:二战日军飞行员宣传画

这位矮小的飞行员见无人理他,失望而又急躁,朝机轮猛踢,然后在地上画出一个大圈,自己站在圈中,又拔出手枪,分别对地对天鸣枪,警告围观者不要侵入圈内,否则他将开枪射杀。

另一架敌机的飞行员没有前一位那么激动,他以小笔记本写“电报局”。中学生们胡乱指说有,他随即示意要学生们带路前往。

走到上郭村吴家祠前,学生们认为有利时机已到,大喝一声,同时向日本飞行员扑过去,抓手的抓手,抱腰的抱腰,他也没有抵抗,只是叽里咕噜叫了几句,似乎是说“随你们绑”,村民看到我们的举动也上前帮忙,将他五花大绑。

日本飞行员被放在大礼堂内,他看到国父遗像和青天白日旗时,表情惊慌。后来他看了中学生写的字条:“善待俘虏”,才放松下来,并取笔写下“贵何处”;学生写“吴川吴阳中学”。他似乎有点意外,又取笔写道:“井上一飞曹,鹿儿岛人,廿五日由台湾到广州。今飞海口,天阴,能见度差,迫降。”

此时,校长李元甫自外急急回校,让学生们将俘虏押解到附近的吴阳警察分驻所。第二天,被解送化县驻军一五五师。

再说另一个飞行员。国军驻防部队一五五师的一个副连长率一个班快跑到现场,另一个日本飞行员知道不妙,把心一横,拔枪朝飞机的油箱射击,于是瞬间“轰烈巨响,黑烟冲天”。他往东方海边逃跑,但跑不到半里就是海边,茫茫大海无处可逃,只得举枪自尽。

井上驾驶的飞机,后经桂林军队派员拆解,说是一架零式战斗机(太平洋战争初期是美军战机的克星),性能甚好,两翼所装的机关炮是刚出厂的。

图:老照片,重庆村民将坠落的日本飞机抬走

1942年2月13日,全国各地报纸均引用“中央社重庆十二日电”以头条新闻刊出《中学生智擒敌飞行员,教育部传令嘉奖》的报道。

二、上千群众把飞机砸烂

1945年3月4日下午,一架日军战斗机在金坛西部低空盘旋。飞到朱林唐王一带,忽然摇摇晃晃,擦翻了韦家村徐罗庚家的大半间屋顶,掉落在村后的草滩上。

村上的男孩丁锁网听到巨响,第一个跑到飞机前,日军飞行员正从机舱里爬出来。日军飞行员名叫远藤。远藤见丁锁网年龄不大,拿着糖果比划着手势,意思是让他带自己去薛埠。

机灵的小锁网接过糖果,却有意朝相反方向带路。走了一段,远藤察觉不对,不再向前。此时,发现敌情的新四军已闻讯赶到,迅速掏挖碎土,追着向远藤掷去。远藤边跑边揉着被碎土迷了的双眼,躲进飞机机舱。

上千群众从四面八方赶过来,把飞机围得水泄不通。

图:抗战时期手持红缨枪的民兵

驻扎在朱林的40多名伪军气喘吁吁赶来救援远藤和战斗机。游击队员见情况有变,立即向飞机甩出一颗手榴弹,不偏不倚在飞机顶部炸开。增援的伪军见四周都是人,只得一溜烟返回了据点。

几名游击队员跃上飞机,把远藤拖出机舱,押送至溧阳县抗日民主政府,并从飞机上缴获手枪1支、机枪2挺、电光照明炮1门、降落伞1顶以及子弹数百发。后经审问,被俘的远藤是日军太平洋空军第三大队中尉,当日飞机因故障和缺油而迫降。

愤怒的民众涌向飞机,你一锄头、他一钉耙,把飞机砸得千疮百孔。西塘区区长王杰遵照指示,用敌机上的机油,将飞机彻底焚毁。

几天后,延安的《解放日报》刊发了茅山军民焚毁日军战斗机、俘获飞行员的消息。

三、村民手握扁担与飞行员对峙

1937年初冬的一天中午,两架日本飞机从粤北上空向增城方向飞来,其中一架战斗机因被我韶关驻军的高射炮击伤,不能继续飞行,尾部拖着长长的黑烟,坠落在石滩三江沙塘圩附近的增江河沙滩。另一架日军战斗机立即降落于增江河面,营救坠机上的3名飞行员。没想到是,该战斗机在降落时,螺旋桨被河中的淤泥塞住,不能再起飞。

图:二战日军飞行员

当时,有村民发现情况后,即鸣锣报警,高喊“活捉日军飞贼”。岗尾村村民闻讯后,马上组织村里的19名青年民兵,拿着刀枪参加战斗。他们直奔沙塘圩增江河岸,从三面包围日军飞行员。但日军飞行员凭着其面前平坦的沙滩负隅顽抗,双方随之展开枪战。随着支援的群众越来越多,日军飞行员只好弃机逃走。

在枪战中,我方群众有伤亡,但有3名日军飞行员被击毙,剩下一名日军飞行员逃走。岂料就在逃走的过程中,该日军飞行员刚好碰上了一个挑着箩筐趁圩回来的村民。

村民手握扁担拦住该日军飞行员的退路,只身与其周旋搏斗,直到其他村民赶到,最后联手活捉了该日军飞行员。后来查到,这名日军飞行员的名字叫准原三。

图:奖给岗尾村的“协歼倭寇”镜子

战斗结束后,日军飞行员由县政府派人押走,受损的战斗机也由县政府运回县城,陈列在凤凰山下的万寿寺展览。第64军军长李汉魂对参加战斗的村民每人奖励20元大洋,并奖给岗尾村一面写有“协歼倭寇”的镜子。

四、日军晃着大洋跳下飞机

1938年9月23日上午,第五区的故驿村(今长治郊区故驿村)一个叫杜春花的中年妇女,带着她的两个孩子在村外地里劳动时,一抬头她惊奇地发现 :一架飞机在天上盘旋几圈后,降落在附近一块早已收割的麦田里。

图:抗战时期的八路军宣传单

“天上掉飞机啦”!消息很快传到村里。随后田地里干活的与村里村民数百人涌向飞机,大伙都要看个希罕。等大伙跑到飞机跟前,飞机的螺旋桨还在转着,发出隆隆的响声。仔细一看,发现飞机上有“膏药旗”标志,人群里有的人一下就明白了—— 这是日本飞机,鬼子的!在气愤与惊叫中大伙慢慢把包围圈合拢了。

从飞机上下来两个飞行员,他们没有持枪,而是一边晃着几块大洋,一边叽哩咕噜说着日语。但没人听得懂,看其手势,村民们判定是要让大伙帮他们推飞机。结果有一个胆子大的人刚靠近飞机,就被飞机的螺旋浆削掉了半只胳膊,血淋淋的。大家惊呆了。

这时,人群中的杜春花突然扯开粗壮的喉咙,振臂高呼:“打倒日本鬼子!”就是这一声喊,村民们像听到命令一样,迅速逼近那两个鬼子,自卫队的杨六孩 、阎进喜等从鬼子背后袭击,一下搂住两个鬼子的腰,小鬼子拼死反抗,其他人无法靠近鬼子。周围的村民看出来了,鬼子是受过系统的格斗训练的,一两个农民根本不是对手!这个杜春花,还真是有办法呵,她迅速抓起两把黄土,左右扬手,砸在了两个日军脸上。那两个鬼子一点也没有防备,一下眼就睁不开了。周围的村民勇气大增,一下子上去几个就把鬼子按在地上,两个鬼子束手就擒。

经审讯,原来这两个日军驾驶的是一架通讯飞机,他们由北平飞往临汾,进入上党地区便迷失方向,只好找了块空地降落下来。这架飞机由八路军看管,10月让国民党军队飞行员修好驾走了。

 五、一阵锄头砸死王牌飞行员

1937年9月21日,日军王牌飞行员三轮宽率领15架95式战斗机和9架93式重型轰炸机空袭太原,国军空军中队长陈其光亲率7架霍克2迎敌,空战中,三轮宽被我军击落。

图:二战日本王牌飞行员

三轮宽的驾驶技术非常的厉害,在飞机中弹之后,居然成功的迫降在了太原郊区的一块麦田里。他正准备逃跑的时候,却发现四周有好些个老农扛着锄头围过来。

三轮宽已经觉得有些不对了,便赶紧逃跑。但是农民对他的外围包围已经形成,仅仅只是在不断缩小包围圈而已。当老农们接近他的时候,三轮宽毫无招架之力,一阵锄头砸下,他的小命就留在了那片麦田之上。

后来,人们在检查尸体发现的时候,发现其衣服内有一枚刻着“三轮宽”印章,这也就更加确定了死者的身份。三轮宽作为一个王牌飞行员,他可能想过无数种死法,但他绝不会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伙老农民拿锄头砸死。

六、冈村宁次侄子被活捉

1944年1月7日上午10点,一架日军飞机拖着长长的尾巴状黑烟,从东南方快速滑向八路军地方抗日武装的根据地西利渔村,随着刺耳的尖叫声,飞机一头坠落在村北面。人们齐声喊着:“飞机掉下来了!飞机掉下来了!”有人去叫村干部,也有人去找民兵。

图:二战日军战斗机

​这时李锢炉子(寿光县侯镇人,40多岁,专干锔锅、锔碗、锔盆等修理营生,经常下乡),第一个跑到飞机前,他扔掉担子,提着斧子爬上了飞机门。一看有个日本飞行员,身着飞行服,中等个子,20岁上下的年纪,年轻力壮,一脸蛮横,此时他正头戴耳机用无线电叽里咕噜说着什么。日飞行员一看有人上来了就急了,大喊:“八格牙路!”接着过来推李锢炉子。李锢炉子急忙抡起斧子砸向旁边的一个薄铁皮盒子,一下子把铁盒子砸扁了。这是一个无线电盒子,这东西一坏,使飞行员与机场彻底切断了联系。日军飞行员一下子暴怒了,抓起像自行车把的钢管,和闻讯而来的民兵形成对峙状态。

日机上装有两挺机枪和滑膛炮一门,均因角度不对无法使用。飞行员没有枪,那时民兵也没有枪,只有红缨枪、木棍、铁锹、大刀等。

敌飞行员忽然间“噌”的一声,跳下飞机拼命向西北方的海边跑去,民兵队长朱兆眉一看,立刻指挥两村民兵、儿童团员等30多人追赶。

当民兵距飞行员们二三十米时,民兵朝他扔出了一颗手榴弹,他立刻卧倒。过了片刻,手榴弹是臭火,没爆炸。日飞行员急忙抓起那枚未炸手榴弹,爬起来又跑。

民兵们穷追不舍,他看实在甩不掉民兵,便在离海边很近叫“重崖”的地方停下来,从衣兜里掏出两粒重机枪子弹,托在左手掌上,用一粒子弹的弹头对准另一粒子弹屁股的药芯,前一粒子弹的弹头对着民兵,右手拿着那颗不能爆炸的手榴弹,猛击后一粒子弹的屁股,砸了两下,并未击响,第三下一击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子弹没伤着民兵,弹壳却爆燃了,将日本鬼子的左手掌炸得鲜血淋漓,他“啊”了一声,民兵们趁势一跃而上,将他摁住活捉。

图:山田井马被捉照片

后来,这个被抓获的日军飞行员经审讯,居然身份很可观:他叫山田井马,是日本空军第一师团一零八联队中尉驾驶员,他是侵华日军第一师团长的儿子,也是华北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的侄子。而日军丢失了这个重要的人物,如热锅上蚂蚁一样,派兵到处寻找。

经过中共山东分局、山东军区的同意,山东清河军区清东军分区决定和日军谈判,最后拿山田井马交换到被抓的山东地下党多达30余人,成了抗战时期的一段佳话。

最新消息

头条推荐

热门点击排行